相关文章

上海六成以上污染疑为企业偷排污水

今年夏天持续高温,有关反映、黑臭的市民来电居高不下,“12345”市民服务热线对此展开专题梳理,并对一些市民反映黑臭现象较为严重的来电事项进行现场协调督办。从调研的结果来看,随着经济发展和外来人口的增加,郊区乡镇级河道污染、黑臭现象较为普遍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周边市民的正常生活。

截至今年10月15日,市民服务热线共接到河道污染、黑臭方面的投诉、求助来电703个,涉及浦东、奉贤、青浦、金山、嘉定等9个郊区80个镇,占全市郊区103个乡镇的77.7%,其中浦东宣桥、奉贤金汇、青浦华新等15个镇投诉较多。这些来电中,市民反映疑为企业排污污染河水的共有454个,占总量的64.6%;反映疑为畜禽养殖污染的来电93个,占13.2%。

日前,记者从11月的来电中随机抽取了两个实地探访,凑巧的是,这两个案例都是重复投诉,投诉人今年6月第一次来电,虽然承办部门都已经跟进处理,但显然投诉人对处理结果并不满意。

“风水宝地”成了臭河浜

奉贤区金汇镇工业园区内的汇北河,因污染致河水变色呈黄、红、黑,媒体多番曝光仍无好转。市民言之凿凿:“有人偷排!”

位于江艇路299号的上海东华机电成套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,当初,老板就是看中这里的“风水好”:汇北河自西向东流经厂区,在厂区的东北角拐了个弯儿,向南而去。“有财有水。”公司办公室主任老邓说,当时这条河清澈有鱼,老板在沿河修建了步道,种了花草树木,还在河里养了荷花、莲藕。

然而,随着众多企业入驻金汇镇工业园区,河水出现了被污染的迹象,河水开始发黑发臭,今年6月底,河水几度泛黄,加之高温,臭味难当。

记者上周五在厂区内看到,汇北河北段河水呈深灰色,表面漂浮着一层油污,有臭味,沿着厂区步道走到南段,河面几乎完全被浮萍和水草覆盖。

老邓说,6月20日他们致电“12345”市民服务热线后,市区环保部门和水务部门都来看过。市环保局回复表示,污染是因为汇北河前段时间关闸后,水流不畅等综合因素造成的。6月24日河道开闸后,水质已经有所好转。环保部门在现场检查中发现,往西600米左右的汇北河金碧路桥两侧有两处雨水管内有污水外溢,环保部门对此处进行封塞,之后河水被抽干清淤。

11月12日,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,汇北河被染“红”,从当时拍下的视频和照片中记者看到,整条河呈赭红色。老邓说,还闻到了刺鼻的油漆味。多家媒体来报道了此事,老邓也再度拨打了市民热线求助。当时河对岸的家具厂,以及附近两家化妆品代加工企业都向媒体表示,河道被污染与己无关。

 化粪池与小河仅隔一米

养猪场的与小河只有一米距离,一下雨,化粪池的污水流入河道内。市民王先生在今年5月曾致电市民热线反映此事,当时浦东新区热线办回复表示,惠南镇海沈村村委会已经责令养猪场负责人整改化粪池,对方已经着手挖掘新的化粪池,防止粪便堆满外溢流入河道。11月13日,王先生再次致电市民热线,表示对处理结果不满意。

11月15日,记者辗转在海沈村幸新路附近找到了这家无名的养猪场。离大门10米远处,已经是臭气熏天,大量苍蝇“扑面而来”。当初承诺的整改化粪池,并未实现。猪舍北侧黑臭无比的化粪池与小河道仍旧仅隔一米,如果下雨,它们之间的土堆完全不能起到阻隔作用,化粪池中的污水极易流入河道中,让满是浮萍、浑浊不堪的河道“雪上加霜”。

调研中发现,类似这样的小型养殖场和养殖农户,大多依河而建,审批手续不全,没有相应的处理设施,污水、粪渣直接向河中排放,严重影响了水体的自净能力。

猪场老板张先生说,新池子已经挖好了,只是还没有与猪舍的排污渠挖通而已。在猪舍东侧的确能看到一个二三米的深坑,张老板说,如果以后新池子满了,就用水泵抽到隔壁的藕塘里,沉淀下来的猪粪由农民拉走当肥料。

当被问及是否有饲养生猪的资质,张老板说,只有一张塑料厂的营业执照,他3年前是开塑料厂的,但因为污染被关了。农委每年审查签发的《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》,他也没有。不过,他拿出了一本上海市浦东新区畜禽免疫记录卡,上面显示,今年这里的猪打了9次疫苗,包括口蹄疫、猪瘟等。临走时,张老板承诺,会尽快将北侧的化粪池填平,不再使用。

 工业园区沦为“重灾区”

记者在翻阅市民热线的调研材料时发现,很大一部分疑为企业偷排污水造成河道污染的案例,都和“工业区”三个字脱不了干系,而且由于工业区内企业数量较多,想要查出排污“真凶”,往往难度颇高。

比如,市民陆先生7月初来电反映,奉贤南桥镇江海经济园附近的淀港河内漂浮着一层白色油迹,河道有异味。第二天园区管理方在现场看到可疑情况——一厂房北侧石驳围栏外有一条通入淀港河的雨水管,污水由此排入河内。但随即他们发现,该企业已经停产,不可能产生污水。一周内,区环保监察部门、水务、区镇与园区核查了淀港河南侧的企业及一些重点企业,但通过比对都未发现可疑企业,最终只能对沿途企业发放限期整改通知。

水务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企业偷排污水,不外乎为了“利”,安装一套污水处理设备不仅前期要投入,后期使用也是一笔开销。这些企业一般都会“攒”一段时间的污水,然后在夜间,偷偷摸摸从雨水管排出,想抓现行很难。等到发现河水被污染后再取样倒查,时间久,成功率就更低了。

“12345”市民热线协调督办组工作人员表示,很多时候,水体被污染有综合原因。除了企业故意偷排外,还有可能是企业的污水渗漏入河造成污染,或者未纳入污水管网的企业废水、污水直排河道,造成水体污染等。比如金山亭林镇有一家化妆品加工作坊,完全是季节性的,有订单了,老板就召集村里的大婶来赶工。面对执法人员,老板大方承认,清洗化妆品原料桶的水,取自于旁边的小河道,并最终倒入河道内。

即便找到了排污元凶,在具体执法过程中也会遭遇重重阻力,这里就有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。位于青浦白鹤镇的鸣涛铝制品厂因排放废水、废气污染环境,在2011年5月被环保部门处以停产、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。但对方拒绝履行,青浦区环保局于当年9月向青浦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同年12月因无可供执行财产,终结执行。3个月后,环保局在行政执法督察中发现,铝锭生产项目未停止生产,于是再度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。但“鸣涛”无视两次停产、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,继续违法生产。无奈之下,今年8月,青浦区环保局向区水务局、电力公司要求断水、断电。